好的關係,是你看到了我

談完「幸福」的話題,便需要談一下與我們「幸福」息息相關的人際關係了。一般情況下,我們在談論人際關係時,談論的是「友情」。那麼,我們也在這個框架中談論如何才算是一個「好的友情」。當然,也可以延伸到「親情」和「愛情」之中。

Alin跟我提過,她有一個朋友,從小學認識到高中,已經七年時間了。因為,彼此的興趣愛好有相同之處,朋友又喜歡找她玩,所以一直聯繫。但每一次,一起出去逛街,她只會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,自己一看,她就會在身旁一直催著趕時間。自己和她談論未來規劃的時候,也總會被說不合實際、異想天開。然後,會跟自己說一二三四應該怎麼做怎麼做…..

「現在回想起來,大部分的時間裡,自己都是在聽她講話,自己關心什麼、喜歡什麼,她好像全然不知。」我問她:「這段關係維持的過程中,你內心是什麼感受呢?」「不舒服,總覺得她在貶低我,抬高自己。」「那麼,讓你維持這段不舒服關係的原因是什麼?」「我們認識好久了。」

Alin和她朋友的模式,一直都不是個例。每次我問道像扮演「alin」這樣角色的一方原因的時候。幾乎都是同樣的回答。「她就是這樣的啦」「我們認識那麼久了」認識好久了、習慣這樣的一個存在了。好像,成為了我們維持一段讓自己「不舒服的關係」的理由了。

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提出過「次級獲益」這個概念:即使看上去,「生病」這件事情讓病人特別的辛苦、不舒服,身體要承受很多不適。但是,在生病過程中,病人收穫到「被關注」「被關心」的感覺,也可以逃避工作和責任。關係存在的本身,高於關係好壞的本身。

不過,這樣的關係總是隨著時間、隨著我們遇到更多的人,而慢慢的與之漸行漸遠。

01好的關係,需要彼此維繫

「關係」本身來自於很純粹的感覺——彼此需要。而「彼此需要」,需要兩個人看見對方共同在維持這件關係中的努力。像alin和朋友的相處之中,Alin的朋友可能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對她造成了傷害,只是想著自己的需要去行事。這整個過程中,最重要的一點就是,她只看到了自己,而忽略了對方。

可是一段能夠維持下去的關係,總是需要兩者的相互付出。只是一味索取而不付出的人,她是很難享受長久的關係。當alin開始在思索自己和朋友的關係之中,也會慢慢漸行漸遠。因為,在她們兩者之間呈現的關係中,並不平等。而更多的是一方遷就另一方來維持這段關係中。一段關係中,若有一方覺得委屈。便開始出現了裂痕。

02好的關係,是允許彼此成為自己

有時候,在關係之中,我們會希望對方成為和自己一樣的人。好像,只有我們是「相同」的,有「相同」的樂趣,我們才能夠彼此越走越遠,才能夠了解對方。

比如:閨蜜A和閨蜜B在大學畢業之後,閨蜜A回到家鄉選擇相親結婚,閨蜜B選擇北上就業。在之後的相處中,閨蜜A會不停的奉勸閨蜜B早點找到一個好的對象結婚就好,不然年紀越來越大,就很難找到好的另一半了。但是,閨蜜B並沒有把結婚這件事情當成人生的必然之徑。所以,很顯然閨蜜A和閨蜜B她們漸行漸遠了。閨蜜A有了自己的「媽媽圈」,而閨蜜B有了自己的「事業圈」。

一個人無法接受另一個人的人生選擇與自己不一致之時,也在否定了這段「兩個人」聯結起來的友誼。閨蜜C和閨蜜D雖然也是一個結婚、一個拼搏事業;但是,她們從未覺得對方的選擇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。反而,閨蜜D在閨蜜C了解很多「結婚相處模式」「和孩子的關係」,閨蜜C在閨蜜D也了解很多「同事的相處」「工作上的二三事」。在這一段關係中,她們可以卸下偽裝,袒露自己的焦慮,表達自己的真實之感。她們在對方呈現最原本的樣子,也被彼此接受。所以,一段好的關係,並不是「我是你」,而是「在你面前,我可以是我自己」。

03好的關係,需要邊界感

叔本華說:「人就像寒冬里的刺蝟,互相靠的太近,會被刺痛;彼此離得太遠,又會感到寒冷。」人與人之間的邊界,是隨著我們越來越意識到「我」與「他者」是兩個不同的個體而產生的。比如,小珍特別關心小強的工作狀況,不斷為他指導「你應該這樣做」或者「你應該不要做那麼多」…..而小強對工作有自己的方式,並不需要小珍「過多」的關涉,甚至是以「我為你好」的名義。

事實上,當我們去關心另一個人。其本質也「暗含」了自己的某些需要,比如:控制欲、或者通過「指導朋友」的方式來滿足自身「我比你強」的慾望。隨著我們在經歷不同的人際關係之中,我們也會學習到「人與人」之間的界限,是需要為彼此留點自由的空隙:尊重而不強制,理解而不強求,親密而不控制。

庄雅婷在談論「邊界感」的時候,這樣提到:「我喜歡清爽簡單的生活、不鬱悶啰嗦的溝通、愉快不複雜的感情、高效率的做事方式,以及可以看到明確結果的事業回報。這是『邊界感』能給你帶來的最好的感覺」

04關係的舒適感

李銀河在「人為什麼活著」的帖子中,談到了人活著中的「人際關係中的舒適感」:「沒有親密關係,人會感覺孤獨;關係過於黏稠,人會感覺沉重。將周邊的所有人際關係調適到剛剛好的程度,才是應當追求的目標。親情當中,既要自然舒適,又要劃定邊界;友情當中,既相處愉快,又不成為負擔;愛情關係,既不太過清淡,也不能太過膠著。總之,使得自己周邊所有的人際關係都自然舒適,互補愉悅,也並非很容易達到的境界。」